1
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资讯

垃圾分类冲击波:拾荒造富时代远去 互联网创业者迎春天

发布时间:2019-08-13 01:08:27    来源 :中国环卫科技网    作者:佚名浏览量:1067

  形形色色的人物过场。垃圾分类回收行业,亦有江湖。

  如果循着垃圾处理这条产业链而去,各个环节看似不相干的人物,都能归在回收的大主题下:有一天挣一百块钱的底层拾荒者,也有被称为京城破烂王的拾荒老板和百亿身家的超级富豪,更有自称废二代用互联网技术做垃圾回收的年轻创业者。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工业化的车轮加速时期,倒卖废旧钢铁成为一种积累财富的手段,拾荒者们构建了这个行业最初的粗疏脉络,带来了最早的致富故事。而在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浪潮来临之后,年轻的创业者们给这个行业带来了新鲜的想法、互联网的思维和涌入的资本。

  直至今年夏天,垃圾强制分类政策的推广,让这个群体再次走到聚光灯下。全新的政策环境下,他们的人生或是衍变出了不同的版本,或是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拾荒江湖:有人日入百元,有人做到破烂王

  8月的一个中午,位于朝阳区一处街道的环卫中心正忙着当天第一波垃圾集中清运。拾荒者陶宇(化名)熟练地在一袋袋卸下的垃圾里翻找,短短一小时,他有了丰富的战利品:两袋堆了半人高的塑料瓶、三包废纸。

  陶宇来北京三年了,零碎打工,时而拾荒,拾荒一天能赚100块钱左右。

  下午,陈阳(化名)将自己收货的棕色厢式货车停在了路边。他在半年前亦从拾荒做起,靠着骑三轮,挨个小区翻垃圾桶,如今攒钱做起了类似拾荒中介的角色拾荒者和周边居民将攒下的可回收物资卖给他,他再运到五环外卖给回收站。他每天开着货车往返京郊和城区,上午7点到11点、下午2点到6点停靠在路边相对固定位置,打开货车的车厢侧门开张。

  陶宇中午一小时的成果卖了七块七毛钱,他从兜里掏出二折皮夹,将那几张纸币还有几枚硬币塞进去。陈阳在一边传授着自己的生意经:要有三轮车,每天晚上5点到10点就能捡出一百块钱。

  送走陶宇,陈阳开始忙了起来,来卖废品的人排起了队。他的回收生意是自家人经营,小姨在车厢里摞着一叠叠废纸板,并将其他垃圾简单分类放好,父亲骑三轮去周边回收,忙不过来的时候留下来帮忙。

  塑料瓶六分一个,易拉罐八分一个,燕京啤酒瓶两毛钱,陈阳快速过着手里的瓶子,嘴里做着简单加减,靠在树上专用来放塑料瓶的编织袋,很快已从半满堆到近满。对陈阳来说,最值钱的废品是铁,铁就像我们的黄金,根据铁种类不同定价有差异,最贵的废铁他卖出过一公斤30元。

  在民间拾荒者构建起来的垃圾分类回收体系中,过去人称京城破烂王的杜茂洲曾做到了大老板,是陶宇和陈阳们的再上一级。

  杜茂洲原是四川巴中的一名小学代课教师,和家人依靠每月22元的工资勉强度日。1989年,为了还清家中多年欠债,33岁的杜茂洲抱着淘金的想法来到北京。在度过最初一段举目无亲、寻工无着的日子后,他托了老乡帮忙,去一家垃圾场捡垃圾。

  那是1989年的秋天,杜茂洲第一次进入位于焦庄的一处垃圾填埋场。一下子就高兴得不得了,曾在老家做过无线电维修的杜茂洲看到垃圾场里丢弃的收音机、录音机等电器,难掩兴奋,这些电器他经修理即可卖钱。那时觉得垃圾场像个聚宝盆。

  开始捡垃圾后,杜茂洲一天就能赚回老家一个月的工资。令他记忆犹新的是,当时人们再生利用的观念较淡,在垃圾场里还能捡到大块废弃的铜铁,如果只捡铜,每天能卖一百多块钱,在当年相当于大学教师的月工资了。

  捡了两年垃圾后,杜茂洲即将家中欠下的六千元债款还清,这让巴中老家的人刮目相看。后来,经过当时环卫部门负责垃圾场管理的工作人员王维平许可后,杜茂洲带动巴中数百同乡进驻了北京的垃圾场。他们每月人均能在垃圾山上捡出1500元的收入,已算当时的高收入人群。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环保法制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政讯通资讯中心主办——金政互联·三农法制调研176网站群平台成员——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环保法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2019 hbfz.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56020598 咨询电话:010-57028685 15301049667 监督电话:18511526897
联系邮箱:hbzixun@tom.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
客服1: 客服2: 业务: